贾森-基德:征战19载的故事

  因为名人堂的评选,关于篮球的回忆一直在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涌现。过去的几个月里,有些人问我,被选入名人堂是什么感受,这有点难以回答,过去发生了很多事情很难用几句话来总结不是吗?入选仪式当天我只有五分钟时间发表讲话——在五分钟里面回顾一生的篮球生涯有点不太现实,但是我觉得可以用两个字来总结。

  是的,伙计,我是说真的,有时候我感觉我就是篮球界的凯文-贝肯,即六度分隔理论。(数学界的趣味猜想——六度分割理论,即每个人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。该理论中的原型是凯文-贝肯,即你能将任意的一位演艺界的明星用不超过6部电影与凯文-贝肯搭上关系。)

  我的意思是,当我回顾我的职业生涯,当我重温我在不同球队充当的角色时,我有幸在一个合适的时间进入NBA,我能与许多伟大球队同处于一个时代。我赶上了乔丹职业生涯的末期,赶上了科比奥尼尔时代的前期,我赶上了詹姆斯主宰联盟的时代。然后在我生涯的最后几年不仅是球员还是教练,我赶上了勇士的王朝以及小球潮流盛行的年代。我在其中不同的时间扮演了不同的角色,这些经历造就了现在的我。

  当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,我就要求自己要不断地从比赛中去学习。在菲尼克斯的菜鸟时期,我从斯科特-布鲁克斯身上学习,几年以后,新秀时期的史蒂夫-纳什成了我的替补,又过了一些年当我效力篮网时,前面提到的俩人都变成我要去防守的人。小时候我非常崇拜加里-佩顿,他是家乡奥克兰的传奇,这件事听起来有些疯狂……还是个孩子时我就在佩顿出没的那个球场和他打球,紧接着将这种对抗延续到了NBA赛场,当我防守他的时候他会在我耳边喷垃圾话,让我滚,所有我人生里遇到的这些人发生的事情都塑造着我和我的人生。

  2008年我回到了达拉斯,回到了当初选中我的球队。毫无疑问那个时候独行侠已经是德克的球队。那是我的第15个赛季,在过去的生涯中我学到最重要的东西是,持续不断地向他人请教和学习,保持学习的习惯,将竞技的水准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。来到达拉斯后,我明白我需要提高的是投篮水平,恰好德克就是一架三分机器。

  德克是个低调的人,是吧?那是人们对他的看法,但是记住了,那是你不了解他是一个多么有趣多么疯狂的德国天才。那个词叫什么?天赋异禀,就是指他,然后德克给我开了堂课,教授关于投篮的各种细节,我就像拜在一名七尺篮球大师门下学习投篮绝技。

  我发誓,德克的建议——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疯狂的建议,那个时候我完全不能理解,但是在德克的世界里他的建议是合情合理的。

  有件事情你必须明白 —— NBA里大多数家伙都是会友善地为你提供建议,但是你最好别指望他们告诉你具体他们是如何一步一步做到的。但是德克就是德克 —— 他就像早已准备好迎接我的提问,他开始一步一步地指导我投篮。

  按照他的指导投篮,一切看起来都像那么回事,当时他一脸严肃地告诉我,“投篮的关键在于,你要懂得呼吸。”

 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,我们继续投篮,德克一直在对我摇头,也许他在耍我,直到今天我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说真的,虽然你听到很多关于德克的故事,他总是在球馆里,他像一个科学家一样对待篮球。一个伟大的队友,但是伙计,来到球场上,德克就是个杀手。和德克在一起的岁月是一段让人乐于去回味的往事,当我回忆起来的时候,我会想念那些经验老道且让我敬佩的队友。

  2011年那个赛季的独行侠虽然由很多角色球员组成,但我们打得很强硬,队员之间非常团结。有时候,我称我们的队伍是NBA版本的“少棒闯天下”(一部讲述弱者屡战屡败最后打败强者的电影)。我们有贾森-特里,我们给他取外号本杰明-巴顿,球队有泰森-钱德勒和佩贾,替补后卫JJ-巴里亚。此外我们有肖恩-马里昂,我们还有布莱恩-卡迪纳尔,大家叫他“管理员”,他是个硬汉,我们有很多的老将,整个队伍非常团结我很喜欢,我们享受着比赛。

  没有人认为那年我们能赢总冠军,热火那个赛季有詹姆斯、韦德、波什——三巨头的第一年合作。我们是“少棒闯天下”里面的二流球队,但事实是我们最后赢了,是吧?他们有世界上最好的天赋,但是他们需要多一个赛季的磨合。

  对于我来说,在2011年总决赛前我已经输过两次总决赛。我知道从分区打进总决赛非常不容易,不管是哪个分区,不管是哪年都非常难,你需要天赋、运气、团队合作以及所有地其他东西相关的东西都能发挥最好的作用。我很明白那种当你带队打到6月份却在最后输了的感觉是什么……只是很可惜之前我们碰到了鲨鱼和科比、邓肯、吉诺比利还有帕克。我尊敬这些家伙,但我也为我的付出而自豪。

  我和德克拿到了属于我们的戒指。我们是一群坚韧不拔的人,能在关键时候调整到最好的状态。我想我们能赢下那场系列赛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缺点是什么,知道什么是团队合作。

  佩顿是奥克兰人,比我大几岁,当地每个人都在谈论佩顿,每个人都认识他的父亲,他父亲在当地举办了一个青少年篮球联赛。

  认识佩顿的时候他是个大学生,效力于俄勒冈州立大学,身穿崭新的球鞋和外套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就开始喋喋不休,即使是在你耳边低语,他的也声音非常大,每当他看到我都会尝试与我进行沟通一番。他给了我一些建议和鼓励,我很感激,他不是对每个人都如此。

  刚进NBA时我还是个菜鸟,在西雅图我们两支球队第一次碰面。那个时候我们算不上真正的朋友,虽然很早我们就认识。比赛的时候我负责防守他,我非常兴奋,有个回合,佩顿持球过掉了我,我追了上去,将他的球盖出了底线。

  说完之后我就知道我做错了事情,这不是我的风格,佩顿拿下了接下来的11分,在低位对抗的时候,他从我身边走过没有说一句话。我们的助理在板凳上注视着我,摇着头就像在对我说:“你不知道别去招惹他吗?”

  我想现在他已经忘记了那场比赛,但是我很感激我从那场比赛中学到的东西,虽然我过了很多年才适应,我能更好的在比赛中控制我的情绪。不再陷入那些垃圾话中,喷垃圾话对类似佩顿的一些人来说是一种精神鼓舞,但对我来说不是,这是事实,你要知道,即使是在NBA这样高水平的比赛里,其实也是一场头脑与头脑的较量。

  在我的职业生涯,我有幸在许多伟大的球队里打过球,和不同的球员当队友。每个我待过的地方,每个我遇到的球员,我都尝试从他们身上学点东西并运用到我的比赛当中,我将我的成功理解为成为场上最好的组织者,让比赛变得更简单,让队友享受比赛,我希望我能做得更多。

  我要感谢名人堂,感谢我的教练,感谢那些默默贡献却不被球迷所知的员工,感谢我的队友——感谢那些我篮球职业生涯能有幸遇到的人,我很自豪也很感激。很荣幸我能得到这份荣誉,更重要的是,我知道我很幸运,如果没有那么多人的帮助,我无法取得今天的成就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